非传统安全威胁与国际反恐合作
——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在“共同应对新形势下的恐怖主义”国际研讨会上的致辞
来源:    2020-12-22
[字体: ]      打印本页

各位同事,
女士们,先生们:

  下午好!

  很高兴出席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“共同应对新形势下的恐怖主义”国际研讨会。我谨代表中国外交部对此次研讨会召开表示祝贺,对中国国研院为筹办此次会议所做工作表示感谢。

  明年是冷战结束30周年,也是“9·11”事件发生20周年。回首30年国际社会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历史,我们可以得出几点重要结论。

  第一,冷战结束,特别是“9·11”以来,非传统安全威胁呈现多发、频发态势,越来越成为人类面临的主要威胁。从“9·11”,到非典,再到印度洋大海啸、金融危机,直至今日世纪疫情大流行,均一再印证了这一点。

  第二,非传统安全威胁需要跨国应对。世界是地球村,人类是命运共同体,任何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。同舟共济,携手应对,才是解决非传统安全威胁的正途。非典、海啸、金融危机,莫不如此。“9·11”一度高度凝聚国际社会反恐共识。全球迄今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,也突出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第三,应对非传统安全问题,应当是连贯的,可持续的,立足长远,不应是应激反应式。危机管控是必要的,但要持续应对,否则威胁就会卷土重来,努力就会前功尽弃。2003年的非典,2014年的埃博拉,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都表明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应当常抓不懈。

  第四,应当反思国际反恐合作。全球反恐取得重要进展,但恐怖活动持续猖獗,滋生恐怖主义土壤依然存在。反恐共识不牢固,未能形成可持续战略。个别国家奉行单边主义和霸凌行径,将反恐政治化、工具化,严重干扰国际反恐合作,值得我们高度警觉。

  朋友们,

  黑格尔说过,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从未从历史中汲取任何教训。

  世界各地仍在频繁发生的恐袭事件警醒我们,恐怖主义并未远去,国际反恐合作任重道远,只能加强,不能削弱。反恐应当坚持多边主义,坚持综合施策,坚持统一标准,坚持开放包容。

  中国是国际反恐阵线重要成员,是国际反恐合作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。中方同各国开展卓有成效的反恐和去极端化政策交流,同时通过自身努力为国际反恐进程提供中国方案。过去一段时间,中国新疆饱受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潮侵害,暴恐势力在新疆策划实施数千起暴恐案件,造成大量无辜民众伤亡。为了维护新疆各族人民安全,新疆既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,又重视开展源头治理,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,普及法律知识,增强法治意识,积极开展帮扶教育,取得良好效果。过去4年来,新疆没有发生暴恐事件,社会安宁和谐,人民安居乐业。实践证明,新疆采取的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卓有成效,为去极端化全球努力积累了有益经验,是中国对国际反恐的重要贡献。

  “东伊运”是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。打击“东伊运”是中国反恐核心关切,也是全球反恐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令人遗憾的是,个别国家在反恐问题上奉行“双重标准”,公然撤销对“东伊运”恐怖组织认定,洗白和纵容“东伊运”。此举明显违背国际共识,破坏反恐合作。我们相信并期待,各方会认清“东伊运”暴恐本质和严重危害,反对撤销对其恐怖组织认定,继续携手打击,直至铲除这一毒瘤。

  在此,我愿强调中方几点政策主张。

  一、要坚定捍卫国际共识。国际反恐共识是人类历经劫难后的宝贵智慧。我们应坚信团结合作是应对恐怖主义最有力武器,跳出小圈子和“零和博弈”思维,始终站在国际正义一边,明辨是非曲直,旗帜鲜明反对损害和侵蚀国际反恐共识的单边、利己和霸凌行径,确保反恐沿着正确方向前进。

  二、要积极采取有效行动。针对恐怖主义新趋势和新特点,支持联合国发挥中心协调作用,支持各方深入沟通立场,强化行动协调,创新应对手段,综合施策,着力解决网络恐怖主义、外国恐怖作战分子、极端化、恐怖融资等突出难题。高度重视疫情对反恐影响,防止恐怖组织利用疫情煽动和实施恐怖活动。

  三、要坚持统一标准。恐怖主义就是恐怖主义,没有好坏之分。历史反复证明,纵恐必定害己,养虎只会贻患。应采取零容忍、无差别态度,不论恐怖分子身在何地、打着什么旗号,都必须坚决予以打击。应摒弃意识形态偏见,坚决反对“双重标准”。不能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国家、民族和宗教挂钩。

  四、要坚决铲除恐怖土壤。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。我们要标本兼治,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,切实减轻和消除贫困。要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反恐前沿国家提升反恐和去极端化能力,通过物资援助、人员培训等方式,夯实反恐战线每一个链条。要加大各国专家学者交流互鉴,为国际反恐提供有力智力支持。

  最后,我建议今后机制化举行反恐国际研讨会,以凝聚反恐共识,保持反恐势头。可考虑下次会议发表联合新闻稿,并邀请更多国家出席。预祝研讨会圆满成功!谢谢各位!

推荐给朋友 确定